Return to site

澳洲行之布里斯班城市印象

长达十多个小时的夜间飞行简直是噩梦(寒颤)。

我尝试了各种东倒西歪的姿势,依然难以入睡,而且心乱如麻。6月的航班也并没有出现朋友所说的,淡季空出很多座位的情况,不幸中的万幸是,为数不多的没有乘客的几个位置,竟然就出现在我和另一位女士的中间。她许诺我,她睡前半夜然后换我。我微笑着点头,心中出现的却都是中国大妈的麻辣作风,不以为意。没想到,凌晨在我极度困倦的时候,她真的喊我躺下来睡。

旅行的意义,也许就是打开一个新的世界,让新的进来,让旧的不再那么顽固不化。

此时的南半球逐渐进入冬季,带一条可以当披风的围巾,无论在飞机上,还是在布里斯班,突然冷了拿出来挡寒都非常实用。好几次我坐在布村游览观光的游艇city

hopper上看到老外的爷们,短袖T,短裤,在冷风灌进来令人瑟瑟发抖要急着下船时,从包里掏出针织粗线的围巾,只从脖子上缠绕两圈,或者掏出一顶窄沿的尼帽带上,样子十分可笑,似乎脖子和头不冷,就可以手脚暖和。

不需要发生什么好事情,布里斯班的天就可以取悦你。

它远比在城市中间途经的布里斯班河要蓝的多,大片的云朵游游走走,可能忽然带来一场豪雨。我一个从中国四大火炉出生的人,第一次来到亚热带季风气候的领地,满心都是嫉妒。一件T,一件长裙,加一件牛仔外套,早晚清凉,穿搭足以应对。这里不需要空调,这里从创世纪以来就温和舒适。是我们只能在一闪即逝的春天,迎来阵阵凉风才能感受到的惬意。然后这里,却消耗不尽。

我是在QUT图书馆看了报纸,才知道这里洪水灾情的事情。不然呢,潘多拉的盒子总该人手一份吧。

发生洪水,布里斯班人民又在做什么呢?我们拍照留念。

当地的居民,真的,真的热情友善至极。

我拖着行李按朋友说的路线出了火车站找汽车站,一个年轻的金发女孩主动走过来问我去哪。就在路对面的车站牌,她竟然不知道(傻白甜)。有一次晚上七点我从市中心赶回住处,因为浓重的夜色,因为澳洲的公车既不报站,车里也没行车路线,没有人叫停的站点也会不停车,所以我上车打完卡,特别请司机在Sccot叫我。我刚找个地方坐下来,前排一个笑眯眯的布里斯班老大爷就回头看了我一下,看我没反应,默默又把脑袋转回去。等他又慢悠悠乐呵呵的回头时,我赶紧笑了笑,这下布里斯班老大爷不再扭捏,说你要去Sccot啊,好巧,呵呵呵,我前一站下车,等快到了我叫你啊,呵呵呵,哦,中国来的啊,挺好,呵呵呵。跟他相比,需要帮助的我反而平淡的有失礼貌。还有一次也是大晚上回来,我到站下车,立在那迟疑着应该往哪边转才是住处的方向,司机没有急着走,车门开着停在原地,问我,你还好吧?我赶忙点头,谢谢他的好心。就是这个司机,在我从市里上车的位置,也刚好接上了他心仪的女孩。我从他们两人谈话和眼神交汇当中,看出了甜蜜又神秘的情愫。

布里斯班市中心小得就像是中国北上广的一座游乐场。

自带微型展览功能的市政厅,占据着市中心广场最显著的一角。走到最繁华的皇后街,也不过是可以找个馆子吃吃饭,但似乎口味一般,朋友们想了半天,最后决定去一家新马泰风味的餐馆,三个人点了三份饭,一共七十多一点。味道着实一般,鸡皮吃起来倒是咸中微甜,酥脆可口。

餐厅里熙熙攘攘,也许禁止大声喧哗的场合特指高级餐厅吧,这么亲民的地方如果拘束起来,窃窃私语,也真是让人浑身不在。离我们最近的服务生是一个中国面孔的女孩,操着澳洲特有腔调的英语,身手敏捷,手脚麻利。

吃的当中,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竟然是它。

张同学接受邀请结束我们之间的直播采访后,带我来到一家极为高冷的韩国美女开的冰淇淋店。可以点现成的套餐,也可以自选。她们推荐我选了草莓派。

满满一大份,好吃到至今都念念不忘。

除了最上面是一颗冰淇淋球以外,草莓下面覆盖的都是极其绵软的细冰沙。

从皇后街、市政厅这部分的市中心出发,坐游艇到对面,就是南安公园south

bank,有博物馆和一系列餐厅。基本上也就是这样了。布村说小真的很小,没有悉尼热闹,在那天的采访中,张同学被问到这个问题,非常痛快的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答复,她竟然异常喜欢布里斯班。因为这里治安良好,井然有序,居民和善友爱,白天上课泡图书馆,晚上从朋友的公寓补习结束,在这附件吃吃喝喝一番再回家,日子过的充实又静谧。

张同学和她朋友送我去车站的路上,她用胳膊碰碰我,示意我回头看,一个身材高挑性感的女生,裹着一身银灿灿的紧身连衣裙跟在我们后面过马路,我问她,是明星么?她们笑笑说,是周五晚上去泡酒吧的。我瞪大眼睛。刚才我们从冰淇淋店出来,她们还指给我看不远处的脱衣舞店,门口的舞娘一袭红裙招揽顾客,极为妖艳。

对布里斯班的城市印象,举个不恰当的例子,刚来的时候感觉像威海,因为它起伏跌宕的马路。公车跑起来跟香港的小巴车一样果敢。有一次朋友的车在夜里转错了方向,驶上一个坡度几近于60°的马路,然而他们说,他们还遇到过更陡的路。简直不可思议。所以公车司机也一般是等所有乘客都坐到座位上才会开动。看着很远的地方,因为车开得快,其实等一等就开到了。看着蛮近的地方,反倒半天到不了,不是因为堵车,是因为绕道。

我后来去了悉尼,出门几乎做火车,公车坐的少了,所以不确定是否悉尼也像布里斯班一样,前门上车打卡,后门下车打卡时隔着老远跟司机say,
thank you! 开始我会觉得不好意思,慢慢习惯了也就没那么扭捏了。去做City hopper的游艇是一定要说Thank
you的,因为这是指定的免费搭乘的Ferry.

每天重复着向人道谢,也不断的从别人身上得到Thank you.

整个人感觉在微微发光。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