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宿区的外国人遍地,集结各方黑帮势力,与歌舞伎町的繁华相得益彰;

文京区如同拉文克劳,盛产文人墨客,涵养与治安皆一流;

目黑区小资又有钱,每年樱花时节的游客多到可填满三条目黑川;

港区的逼格最高,前有一票大使馆,后有日本五大电视台总部和高端商业中心,江湖人传“港区男只娶港区女,港区女只嫁港区男”;

足立区又穷又乱,气象局打出天灾预警时总逃不过黑名单;

练马区被嘲以前是个种萝卜的农村;

江户川区挤着大量的中国人和印度人,在日本人心中印象略差;

……

打住!再写下去就要被指责煽动国家矛盾了。读到这里的诸位读者是否觉得异常熟悉,以上调调不就是天朝人常常有意无意开展的地图炮嘛?没错,就是地图炮,而这并非我国特产。

在东京,种种社会现象与本质通过地图炮的形式展现得淋漓尽致,甚至连在当地住过一段时间的外国人都能道听途说、自行总结出“东京23区印象”,别提还有《月曜から夜ふかし》(《月曜夜未眠》)这类向来以煽风点火为己任的吐槽节目,为东京地图炮事业推波助澜。

比如询问世田谷区民,对方十分骄傲地声称自己很有钱:

接着,询问港区居民“港区是怎样的一片土地”时:

等他们说完,节目组不怀好意地传达了“世田谷人说自己很有钱哦”:

这位女士不屑地表示:

婆说婆有理的,还有完没完?节目组“只好”搬出年收入数据来一决高下,于是港区获得了压倒性胜利。

然后发现头上还压了个千代田区。

千代田区是皇居与国会议事堂的所在地,闻名遐迩的中枢——东京站也位于此区。名人,政治家与官僚云集。

论房价,千代田区同样傲视群芳:

随便在路上抓个区民,都能云淡风轻地秒回:

这位非常大佬相的长者还语重心长地加了句多余的话。言下之意:千代田区可不是你想住就能住的地儿!

顺带一提,以上截图是几年前的统计情况。根据2017年区平均年收入排名,港区PEOPLE将很高兴地看到自己跃至头位。

年收入排名最后的足立区,与前三位的数字相差巨大,二级分化极其严重。

而最年轻的练马区,多次被黑“啥也没有”,区民心痛地抱紧自己:绿化很多啊!

若真是单纯的吐槽,大伙笑笑便也过去了,但在这座纸醉金迷的城市里,透过森罗万象触摸到的却是险象环生的资本主义河流。

就和许多渴望一夜成名的野心家一样,来自秋田县的17岁姑娘齐藤绫在原宿竹下通走走停停,盼望有眼力见的星探把自己挖进偶像的康庄大道。可惜现实凉得犹如刚从冰箱取出的肥宅水,繁华的东京把乡下妹的可爱衬得无比寡淡。齐藤绫悻悻然回去后,决定抓住大学毕业就职的机会,到东京打拼。

去年大火的网络剧《东京女子图鉴》便从这样一个独自在东京奋斗的女性视角展开剧情,辅以主人公的搬家之旅,将住在东京的女性分门别类:三轩茶屋是初来乍到的懵懂上京娘,惠比寿是扎根数年、熟悉大都会节奏的靓丽白领,银座是小有成就、渴望跻身中上流阶层的熟女……

起先还被领着自己选房的中介以过来人的口气告诫:

兜兜转转,最后选择了田园都市线上的三轩茶屋。距离涉谷只有两站路,不失时尚感,散个步到下一个小巷,又充满怀旧风情,“不太都市,也不太乡下,作为进入东京的引子正合适”, 齐藤绫如是想。

其实东京作为设施条件十分完备的国际大都市,无论是人人追捧的市中心,亦或是“东京农村”,差异不如其他国际城市一样明显。然而剧中热心联谊的女同事一提起自己住在三轩茶屋,便刻意追加一句那里属于三宿----三宿属于世田谷区,如前文所言是地地道道的富人区。凭街道的标签将自己包装得与众不同,仿佛这样做才能与普通人划清界限。

后来,齐藤绫搬去了惠比寿,又住在了银座,渐渐地成为事业成功人士,也结识了不少层次较高的旧豪新贵。可是----

约会的港区男人直言:你的出身很难挤进我们的圈子。

就连不如自己的打工妹也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:你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就想和有钱人交朋友吗?

作者和编剧在此借其之口一针见血:“差距扩大的贫富社会”。无论是数据表里收入差距达近千万日币的港区与足立区,还是齐藤绫挤破了头也无法踏入的上流圈,种种现象是「格差社会(かくさしゃかい)」的缩影,日语即如是所指。

这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。「格差社会」为我们展现了只有一个人社会:通过收入、财产等将社会人群阶层化,且阶层与阶层之间的跨越十分困难,具有强闭锁性”。

测量“格差”的一个指标便是耳熟能详的基尼指数,指数区间为0~1。完全平等的状态下,基尼指数为0,越不平等,越接近1。

近年在日本,由于人口构成的老龄化,单身者越来越多,基尼指数在缓慢升高,即社会格差逐渐扩大。老年人攒了一辈子的财富,自然是有钱的,年轻人却很贫穷。

格差的扩大不利于经济成长,这在全世界的贫富两极化严重的国家里都有所体现。而在日本,地域之间的格差同样是个大问题。

日本战后以三大都市圈(以东京为中心的首都圈、以名古屋为中心的中京圈、以大阪为中心的近畿圈)为发展重点,导致它们与地方圈的贫富差距逐渐扩大,这又与人口流动有着密切联系----年轻人全涌向富有魅力的大城市。也难怪日本一直号召要发展地方产业,如何激发地方的活性,是个重要且困难的议题。

可事实上,「格差拡大」最初成为话题的时候,其结果是被否定的。政府、财阀、甚至一部分媒体纷纷跳出来说“贫富差距没有扩大”,还给出了貌似支持自身结论的数据;直到这些数据开始打脸,才不得不承认:格差确实在扩大。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